下载游戏
扫一扫下载游戏

江湖印象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江湖印象

菜鸟枪女闯江湖(下)

发布时间:2017-03-23

那夜,你冰冷的在键盘上的最后敲叩,从此你我山水依旧,却永不邂逅,撕去这页带泪的故事,我已明白:缘尽似灰飞烟消……

曾有位姐姐告诫过:宁可独自品尝寂寞,也不可过分的依赖某人,那只会让寂寞的你更加寂寞。。

一段孽缘不过是魔鬼的玩笑,认认真真的去办这场家家酒,这种爱情游戏只有我这种天下最无聊的人才会去做,站在离你最远的地方,心却守护在你身旁,只为了我自私的感觉,却带给你更多的伤……我呆呆的站在你离开的地方,整个世界都已睡去,对你的思念越发清凉……

泫渤城里的初次邂逅,今我迷失在网络江湖的虚幻中,一醉再醉,从此再不敢品尝酒的滋味,早已决定,在我六十级三转的那天我要嫁给你,却与你约会未遂,那么……谁能清楚我梦里是谁?

心早已在你下线的那刻苍桑老去,我已看遍江湖中的恩怨情仇。但为何时至今日,却总无端地触摸早已逝去的记忆,你总在我不经意间,将往事重现。。

曾是你的心事,曾是我的挂牵,曾相依着从泫渤走向柳正,没有千载不变的诺言,却有彼此的心照不宣……

突然那一天,知道从此再不可能相见……会心痛么?心痛如裂?如割?如焚?没有、没有一种肉体的痛、没有一种具体的丢失能和这种感觉相比,我清清楚楚的意识到那是一种确确实实的失去,如同我曾确确实实的拥有过……

好友里你的名子将再不亮起,你不再陪伴我一起刷怪升级,在我孤独的时候将不再可以用传书一遍又一遍的骚拢你,揪住你让你听我说话,乍寒的春夜不再有人和我一起挂店,柳正城外,东南山上,也不再可以和你一起共看夕阳如火,美景如梦……

花开自有花落时,既是如此,为何我在花满枝头的时候胡扯乱闹?悔了又恨,恨了又悔……逝去的已不再轮回,回首,总是抑郁的源起……

一定要忘掉你,我不停的告诉我自已,谈何容易?记忆不是一句话一个手势一个决定就可以从生命中根除,从脑海中抹去的,那些往事是我一路走过的见证,早已渗透在我都不知晓的时空里,往事并不如烟,无论泫渤柳正和神武,所有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的失去……

没有不可解释的过错,没有绝对的曾经拥有,每一次午夜里最哀怨的等待,都让我痛感我的不能忘怀……无需走遍千山万水,不必经过春夏秋冬,只是一阵在你下线刹那间的隐痛……我便知道,我已是那心深似海的女子了……

白天梦醒来的时候,天忧郁地阴沉着,乍暖还寒的春风寂寞地摆弄着落叶,那风,一直吹进心底最深最无人触摸的角落里,惭惭冷却,惭惭冰凉……

昔事如风,江湖中喧嚣依旧,曾蒙君怜,却终无缘,朝花夕难拾,且归去,红尘俗世老珠颜……


我心灰意冷地走出去,遇到高人指点:“年纪轻轻的不应太执着某人某事,只会害得自已憔悴,得不偿失,天下间没有什么大不了,什么恩怨情仇都是指顾间事而已,何不休息一下再到江湖中行走?”

一语点醒梦中人……人生便是游戏,游戏里的也是人生的缩影,何苦弄得自已如此不堪,令人侧目……

于是我放下屠枪,终于厌倦了这种打打杀杀的打手生涯,也许当一个站在人家背后的医生,才是最适合我的角色,这种念头在我脑海里日益膨涨,于是决定再玩一个医生当小号。

终于在那一天,扔了下枪,当我再次出生在这个江湖中的时候,我已改头换面,成了一个小庸医,再见到泫渤城内的景像,再在虎口遇见宝剑的时候,恍惚如隔世,仿佛上一世我的枪女走过奈何桥头,孟婆的迷魂汤份量给得缺斤少两,所以令我依稀地带着前世的记忆轮回到今生。

如果说枪女是一把鼻渧一把泪连滚带爬的艰苦生存下来的话,那么庸医玲玲便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娇女,我不再为了几万块的药钱发愁,也不必笨得连狐狸蛤蟆都能把我挂回城,当然,更不会做向舞女要回城符的笨事了,连狂牛也不屑打了,直接领一个五十级的私人医生去打木工,新鲜和好奇,那上辈子的事,我像吃没有营养的快餐一样在快速的长大,我已不必踏踏实实一步一步的摸索了。

刚刚一转的时候,我就为自已弄了一把强六的太乙杖,(5555555没办法,还是菜,枪女当惯了,就认得个攻,认为只要是武器,一定得强六才算好……汗~~)

果真是江湖中少有的庸医,宝剑玩了一个小刀陪我练小号。我两个小时可以把他看挂了三十多次,最后他眼泪哗哗地说:“算你狠~~~”

12级的我百般无聊地窜回了城,实在闲得没事,便学小号沿门托钵地在泫渤城内周围求人施舍,要了大半天……555555555。……一分钱也没有要到……这年头人也太小气了吧………终于在我求第101个人给我些药钱的时候,我开始专找男的要了,我发誓:谁要给我钱,我长大以后就嫁给他。

正在仓皇之时却看到会里的木某某蹲在门主身边做个拉屎的架势,木某某平时待我也很不错哟,我装模作样的走上去:“大哥,给点药钱吧?”

……静待了半天,5555555555不理我,“大哥,可怜可怜吧,三天没吃饭了!”

还是装做没听到……却绕开了我,换个地方蹲去了……555555555。

…………

“哥哥,随便给点吧,十万不嫌多,一万不嫌少啊”我真的真的是很容易满足的啊。……。

…………当俺是透明的?……5555555看你那小样……平时待我还真不错……这会儿也不过换了个破马甲而已,你就换了一副嘴脸……555555555。……谁给我钱,我长大了给他当老婆……

我正在自怜自哀的到处求人施舍,忽然看到盟主过来和木某某站在一起说话,仿佛是要木某某倒些东西,我忙冲上去:“哥哥,给点钱吧?”

……不理我?……@-@……“哥哥,给点药钱吧,决不会忘了哥哥的。”

“等一下,我换号,”人消失了。

????还要换号,我就要这一点破钱。还要换号拿啊,你几个号啊??

一会儿又换枪号上来,我忙抢上去说:“多少都行,看着给点好了。”

“你==”……又不理我了,呸呸呸,我算看清了。想从你们这些人手里要钱啊,比登天还难哪。。。@#¥%¥@#@……&×什么嘴脸啊?

正要郁闷得想翻脸,盟主来交易我:“小号上面没钱,才从大号上倒过来钱。给你。”

我关了交易:“不用啊,我有钱,从大号上倒过来了哪,555555555。……我是娇娇啊……”

“哪个娇娇啊?”盟主反问我。

“……@-@……”-_-!……真尴尬……汗死~~~

“啊,娇娇练小号哪,多少级了?”木某某倒是抢先反应过来了。

555555555破人,不要理我……

听人家说四转的枪女漂亮得像仙女,为了早日当上仙女,我升级都要升傻了,终于踏出了转变仙女的第一步(三转),三转的人真是牛啊,跑两步都是背着手跑的,在这个菜鸟枪女就要变成老江湖的历史性时刻,却只有一个人陪着我做转职任务,陪着我瞎激动,陪着我用新学的纵云梯像个没头的苍蝇似的乱飞乱撞。他就是踏破天。

说起踏破天这个家伙我和他认识那是一个有趣的场面,那天组队升级,他当GF,刚刚跑到刷怪的地方,队长说:“我到这个地方要掉线,要是掉了你们等我。”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我惊讶她的神算:“哈,说掉就掉~~”

踏破天也来了一句:“说掉就掉啊!!”

又一个人说:“好像我也要掉……”于是听见的提示:那么下次再见了!

我又忍不住:“晕,又掉了一个……。”

踏破天紧跟着说:“晕,又掉了一个……”

这时候第三个人不出声的凭空消失了,队里的另一个打手说:“我们在一个网吧,他掉线了,马上上来。”

无语了,只好:“…………”

那个家伙紧跟着:“…………”

我心里翻他白眼,什么人啊,人家打个省略号都要学?

队里没出声的第四个人开始惨叫了:“天哪,这是什么队啊?”

我嘟囔着:“什么队?掉线队呗。”

不想他竟然还学:“什么队,掉线队呗!”

我要崩溃了,就对着他吆喝起来:“喂,你是不是属鹦鹉的?没有自已的语言么?不要再学我说话了!”

他却理直气壮的吼回来:“喂,岂有此理,只不过打字慢了一些,句句让你抢台词……够了啊?”

…………


好朋友是可遇不可求的,破天便是值得交的好朋友,后来听说他有了心爱的人,再后来听说转换了工作,再后来就离开了江湖杳无音信了,现在大约是早已将我忘记了吧?

刚刚三转的我足足两三天没有升级,弄了一把白破魔到处去臭显摆,也跑到铁甲门口底气不足的喊出了那句:“高攻打手求组~~~”反正我关了装备,高不高攻他们知道个屁,先组上再说。

我三转的时候,盟主的刀号也已经五十级了,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便开始为了他那把渤海日夜忙碌,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每天夜里都要等到三四点,夜深人静不太卡的时候,我们便背着满包的垃圾石头和垃圾

武器像贼一样溜进神武门,他便用那些垃圾垫手试运气(到底是在做什么?汗啊,我现在也不明白。)

我能做的只是站在他后面发呆,等着他回头要垃圾石头,有时候捣腾了半天,他会忽然叹气说不合了,垫的垃圾都上不去,运气不好,于是我们每天去试,等待着运气好的那一天。

有一天我们在鬼台当钟魁,他连得了三块好石头,便认定那夜的运气不错,于是又叫上她的姐姐也背着满包的石头,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去神武拜见令狐二哥。

在他一遍又一遍的喂了N次狼之后(那是他听人家说死过一次之后合成的机率会提高),在我们在神武和泫渤之间不停的大量收垃圾石头就要跑断腿的时候,他突然对天狂笑,并得意地点交易给我看:啊~~那是一把只用了四块WG25就合到了四手的100%渤海。绿莹莹的晃得我花眼~~那个得意的笑啊~~得意的笑~~

哎,令狐二哥真是江湖中最最最诚实最最最亲爱的好商人。

心急的盟主一连迭声地催我们快去收强化,于是我们便扔了垃圾金刚又去收强化买10%符,高兴忙乱的心情让已是凌晨三点的我精神高涨,毫无睡意。

中国人的语言真是精僻,只用四个字便概括出了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事情全部,当终于收到了六十个强化和符之后,我们屏住呼吸站在他身后,期待着那把100%强四的渤海新鲜出炉。

忽然盟主转身跑开了几步,打出了一串又一串的555555555555555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他5555555555555555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555555555555555是啥意思啊???

从来也没有想到会失败,大约是成功来得太容易。

在他疯了似的打了NNN遍5555555555之后,我终于开始明白,那把刀,那把让我们充满期待,注入了大量心血的100%渤海,在强三的时候终于让令狐老儿红了眼,竟黑掉了那把刀。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从狂喜的颠峰跌落到沮丧之极的低谷,我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他和安慰我自已,姐姐和他破口大骂起令狐老儿来,想想这么多天的心血付之东流,我筋疲力尽,连一句话也懒得说了。……


我在泫渤城外发呆到凌晨五点,一直等到只有晚上才在线的夜猫子型的盟主下线之后,我换上了还没有来得及处理掉的益宣,去一线摆个地摊,挂了上那把我还没有拿热乎的破魔枪……武器暴了之后,真是万念俱灰,我知道他心里难过,真怕他一时想不开删了号,也许从此就不再玩了。这把破魔应该能换到一把渤海了……枪没了无所谓,朋友没了……怕是以后想起来都要遗憾的。

我坐在电脑旁边看着人们进进出出我的商店,那一刻,心痛、不舍、难过。但最多的却是盼望,盼望能有人马上买了这把枪,因为我不止要卖枪,还要买刀,从摆店到晚上盟主上线,只有一天的时间,想卖掉一个顶武,再买一个顶武,时间是真的太不够用了。

终于我在天亮的时候沉沉睡去,梦里,那把闪着光的破魔和绿莹莹的渤海在我眼前交替着闪现,闪得我睁不开眼……闪得我无比的沮丧和疲惫……

我在中午的时候醒来,第一时间抢到电脑旁边,我的店已经是空荡荡的了,我带着难以名状的心情在一线满世界的呐喊着吼着收一把渤海。

终于在我吼完了一个吼之后,急不可待的用高价收到了一把渤海,那时候已经是夜里……

我在等到盟主上线之后,喜孜孜的献宝似的把那把渤海拿给他。

盟主把刀扔给我问:“垃圾刀,不要,你的枪哪?”

我只好说:“那枪实在不好用,一点也不顺手,还是我合好的益宣用惯了舒服。”

他说:“我才五十级,跟本不急着弄武器,你把垃圾刀卖了去,我暂时不要……”

…………我都买了你不要,我不是枪女拿不上刀嘛,你让我往哪卖了去?

盟主交易我,放上了我那把破魔枪:“今天中午上了一下线,就看到你在卖枪,所以我就买了。”

…………@-@……

他又说:“这是从你店里买的,我送你的,你要气死我了,竟然乱卖我送你的东西。”

…………

5555555-_-!以后再也不敢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