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游戏
扫一扫下载游戏

江湖印象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江湖印象

菜鸟枪女闯江湖(上)——happy北极熊丶

发布时间:2017-03-23

我出生在一个叫泫渤派的繁华城市里,一级的我全身的家当只有一把木枪,我一看就晕了:原来是这种枪啊~~@-@~~`真让人直眼啊,没办法,出去打怪升级吧,即使只是游戏,也是和人生一样的道理,选择了就是选择了,没有重新来过的后悔药卖。

初生江湖,无依无靠,陌生的世界陌生的江湖陌生的面孔,一时间我真的没有勇气了,但又看见那精致的画面,漂亮的造型和背景悦耳的音乐,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在这个江湖生存下去,就像现实中无法逃避的一切一样,我瞎跑一阵走出城外,呵全是我和差不多刚出生的小孩子在打青蛙和野猫。。可是才一级的我,却叫猫把我挂了N次。。接下来就是沉闷枯橾的练级升级。。运气不错,打来的垃圾装备全卖在银娇龙处换钱了,十级的时候转了职,也配上一套十级的装备了,也一直不怎么缺钱,就是练级太辛苦了,每天十几小时的练级,下线的时候都是手酸背疼的,我练级那个叫辛苦啊,经验那个叫难挣啊。。5555。。请大侠和英雄们不要笑话拍砖头,我十九级的时候还在打狂牛。。一个怪也就六七点经验。。但爆东西多啊,全当打装备来了,因为装备太垃圾了,别的怪打不过啊。

终于我认识到要买一套好装备的时候了,可是身上一共也就三十多万。。我在出生后的第七天才正式有了一点空闲在这个城市里到处逛逛,升级都快把我升傻了,所有不用的全卖店里了,强化石头是我第一个知道价钱的好东西,天哪,能卖到10W……有更黑的能卖12W……什么也卖光了,就剩下几块金刚和寒玉了,银娇龙收三千一块,可我明明在私人商店里看到过一百多万一块啊,这东西没个准。。不能卖给银娇龙了。。反正才五六块,先存着吧,我二十级的时候终于找到刀剑笑那个胖子,卖了我的赤龙换了一把白天焰,戒指和项链也带起来了,等我全部配好装备之后我的钱包也空了,我也不打算再去打狂牛了,和一群级别全比我低的抢怪太小身份了,打三尾狐和木工吧,我一向小心驶得万年船,打的都是比自已低级的怪,绝不越级打高级的怪,那段时间升级升得我头晕眼花,面色腊黄……

在我快要到二十一级的那一天,我在城里买药,看到一个剑客在扯着嗓子呐喊“收垃圾石头,5000一块,门主交易,有的速度MM”于是,有了我在江湖上的第一番对话:

我密他:“你好啊,请问什么石头才算垃圾石头哪?”

剑客:“………………”

“你说啊,那什么石头才算好的哪?”

剑客:“防的最好,其次是攻的。”

我在包里看看,没有,,没有防的,不死心:“我有一块武功防14的,你给多少?”

剑客:“垃圾。。”

我不服气:“还有内力10的,多少钱?”

剑客:“垃圾。。”

我挂不住了:“那命中2的哪?还有生命10的啊?”

剑客:“垃圾垃圾。。”

我口吐白沫,决定不再理这个只会打垃圾两个字的人了,

我转了一圈回来,他还在哪儿拼命的喊,我厚着脸皮密他:“你点交易吧,我不会用交易@¥%……&×。”。

他点了交易,我想想心有不甘,只放上两块就不放了,他惊讶:“你只有两块啊?”

“是啊,只有两块了。”哼,有我也不卖了,我只是急这1W的药钱罢了。不过我没说出来。他却放上了2W,我用小人之腹嘀咭:莫不是我这些石头本来就值2W?

交易完了我就想走,买药升级去啊,忽然又出现一个交易窗口,他又放上了5W,并且点了接受。????????我不敢点接受,也不说话,剑客说:“给你的,点啊”。晕啊,我踩到狗屎啦:)

拿了钱像兔子一样窜了,别他后悔了再要过去啊,转了一大圈……心里别提多别扭了,在这个江湖里第一次平白无故的拿别人的钱。。也许我那两个石头本来就值7W……可是没照当初讲好的价钱多给我钱……我也没说个谢谢……唉……升级也没心情了,乱七八糟的念头什么都有。唉回去把这几块也卖给他吧,卖给他不能赚最少也赔不了吧?这简直是一定的。。(我这是什么心眼?)在我心有不安斗争的两个小时后,我又去门主那里找到了他:“又打到了几块,也给你吧?”

剑客站在那:“不用了,已经够了。”

我蹭上去:“给你吧,给你吧,我留着也没用,收了吧?”

………………

“点交易吧,我不会用交易。”

交易窗口出来了,我放上了余下的四块石头,并点了接受,他又在上面放上了15W,(看看,我说是不是?我一下子就有了二十多万了。。富婆啊。。)

我看看他也并不像太富有的模样,不寒酸但也不华丽,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啊,给我这么多钱。以后你要石头跟我说一声啊,我打出来都给你留着好了”(反正卖给他比卖给别人价钱都好,再说,他肯定不会让我吃亏的,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这么想的。)

剑客:“好啊,呵呵,”

一直过了两天,我再也没有看见他,经常在门主那时游荡,看到呐喊收石头的人总要仔细的看看名子,不是他,在我快要二十二级的时候,我终于又看见了在这个江湖上唯一熟悉的名子,我晕啦,还在老地方,还在喊一样的口号:“收垃圾石头。6000一块。。门主交易,速度~~~”

我晕,做生意咋能这么不诚实哪,大前天还5000一块哪,今天就6000了。

我跑上去:“你好啊,很久不见了哪?怎么一直没上啊?我也一直没看到你,又收石头啊?”我发誓。其实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东西?

……等了一会儿,我几乎肯定他在脑子里搜索:这是什么人啊?我认识么?

55555555不要啊,你可是人家第一个认识的也是唯一认识的人啊。。。。@-@。。汗~~

剑客传音过来:“呵呵你啊,多少级了啊?”

“二十一了,快二十二了哪,怎么这两天一直没见你上线啊?”

剑客:“哦,我只有收石头的时候才上这个小号,我有别的号。”

我!@#¥¥%#!

剑客传音:“不说话了?快升啊,升到二十二我找个人组了带你。”

:)哈哈:“真的么??你大号几级?”

剑客:“大号是刀,也才混到五十九,连三转都没转哪,也是垃圾,有一个号是医生。四十二了,找一个三十二的就能组上我们两个了,我和你直接组不上。”

“好啊好啊,我现在就去马上升到二十二,你等我啊。”唉这算是踩到狗屎了么?

我冲到二十二级的时候回城,看见他站在那里发呆,密他:“我到二十二了,你在做什么哪?”

剑客沮丧地:“又强爆了,我的一千多万啊,又没了。。”

“怎么了?是和谁PK挂了??”唉,我以为这还是传奇哪。。迷糊了。。

剑客耐心地:“不是,是强爆的,把武器加属性时弄爆的。”

“哦……”我也不懂,也不知道安慰从何说起。。

剑客:“你二十二了吗?等我一下,我带你一会儿。”说完就从江湖中消失了……

我在门主身边跑来跑去逛商店,一个医生密我:“你在哪?来大宝”

我跑去一看,一个从后面看像羊一样的医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像个羊!@¥……%#!):“是我啊,剑,找一个三十二级的人组上刷山贼去。”

“哦。。”其实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山贼长得啥样?我连血狼还没怎么碰哪。

我们站在门主和大宝那里直着嗓子轮流喊:“请三十二级的朋友帮忙组一下,给5W…………”

喊了NN次之后,有一个叫《完美的阳光》的人过来,收了钱,却站在那里不组,(我至今记得他,真是个大垃圾啊),叫再给5W就组,要不拉倒。#¥!@#%超级大垃圾啊!!

医生不乐意了:“我不差那一点钱,可我也不受你的要挟,你组不组?不组把钱给我,”

唉,我使劲地翻白眼。用脚指头也能想到:他是绝对不会还给你啦!!

我不知道那个完美的阳光传音说了些什么?但医生说:“不组吗?钱也给你了,你却不组,算了,遇上垃圾。娇娇,走,我们去了再找人组吧”

到了山贼窝顺利的找到了三十二级的人组上,我才知道这医生是个QE,在山贼那里大把的人等着组个QE哪!(这年头当医生特别是QE真是牛啊)

后来的事我忘了,因为带着我升了整整一个通宵,其中我免费让山贼送回去了三次,最后QE让我躲在房子后面吃白饭,别的打手因为有QE免费带着,也不在乎多我一个吃白饭的,就这样,那个晚上我一口气升到了二十七级(疯快啊~~~~)


在后来哪,有一天有一个六十级的刀客像一个猴子一样站在门主那里密我(猴子!唉,真不知道这个游戏有些人物形像怎么直让我想到别的东西?):“做完任务了吧,我带你升一会吧,我是剑,这是大号。”

哦哦!!怎么净带些生面具出现哪?猴子一样的刀客把我的部分装备都强三,又给了我一百多万(我挖到钱矿了:)还给我交易了几张符,那是我第一次离开我的家乡泫渤派,我不知道世界原来有这么大?我们去三邪柳正和神武门玩,还试着打老虎,一个老虎八百多经验。。哇~~

我像一个跟屁虫一样挂在他后面满世界的逛着开眼界,他用极度的耐心回答我的烂问题,(比如:那些人在刷怪时不停的喊121212,是在喊鼓励的号子么?……不是的,12是GF的意思……哦那GF又是什么意思啊??……就是攻防的意思……哦他们不停的喊攻防有什么用么?……那是叫医生加攻防……啊~医生不是加血的么?还能加攻防啊?……另一个医生是专加GF的……哦哦我说为什么每一次有了QE还要组一个不停打坐的医生做什么哪?)

我满心里充满了对他的信任和依赖,他是这个陌生的江湖中唯一让我感到温暖和开心的人,虽然他的装备看起来像个猴子……2#¥%……

那个像猴子一样的刀客(还是叫他竹刀吧,有个名子也好记些)有时候会上QE号来带带我,给我强好三次的装备和钱,但大多时间却并不理我,很多时间我都是在自说自话的密他(呵话太多了,因为在江湖上并不认识别的人,所以把话都攒下了,逮住他上线就叫他听我说话:)真是个唠叨的人哪)也不能总是怪他爱理不理的啊!

于是我便像无主的游魂一样漂荡在这个无亲无靠的虚幻世界里,这样也总算混到了三十级了,我就跑到山贼窝里去冒险了,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组我。。。还经常被T出来。。。遇见QE求组,人家说满了……@-@……遇见GF医生只带着三个人求组,人家说不会群这三个人还加不过来哪……@-@……于是我便像一只偷鸡的黄鼠狼一样,偶尔偷袭一个离群的山贼。。。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啊……@-@。。扛一把枪跑到江湖上砍砍杀杀的枪女真可怜啊……我都要自怜死了……只要有两个山贼围上我,就要喝上十几个红,这样还是挂了N次(天哪,到底是我装备太垃圾还是技术太烂……这破游戏谁设计的啊?枪客的防和血也太那个说不过去了吧?)

但是那一天,在我挂了N次之后(不是我懒升级太慢,只是挂的次数太多啊,挣那点经验都不够挂的……)让我发现在山贼的最里面有一个叫宝剑的剑客,他一个人经常抗两个主动的山贼,这样我就可以上去抢打一个不主动的红山贼,把安全留给自已,把危险让他带走……(这是什么心眼啊!)

惭惭我发现每次我只要被两只山贼围上的时候,他总会抗着血拖着手里打了半死的怪跑上来帮我分一个……太谢谢了……好人啊……我们都一声不出闷头打怪,有好几个人还以为我们是组对的刷的哪,还跑上来求组。他就说:“不好意思,单练。”

我知道想让这个人组我是不可能了,所以我们还是一句话也没说,怪好像越来越不够打了,也许是他不想和我抢怪吧,慢慢的向外移动了一点……555555。……不要啊……我就是希望你来抢怪啊……不要不抢啊……啊~~啊……我光荣地挂回了城……5555。……他还发来个传音(。。。。)用几个句号问候我@#¥%%¥#。。真是讨厌死了。。都怪你不抢我的怪啊。。

再回去的时候我又开始打一个跑一圈了,无奈我厚着脸皮跑到他面前:“来里面一起打吧,我一个人打不过啊”。

“哦好”这算是打了招呼的第一句话吧。。谢谢啦。。好人啊。。太谢谢啦…

后来哪,那天晚上他一直充当着救命的角色,但我还是挂了两次……太垃圾了,没办法啊。。比我一个人打好得太多太多了。。加他为好友吧。。一晚上都盯着我身边的山贼。。多好的人啊。。哎穿这么好的白袍子拿发光的剑。。人也真是帅呆了啊……哦哦不好意思。。跑题了。。@-@。。

我算是发现了,竹刀这个人我不和他说话,他一定不和我说话,就是我主动和他说话,他也不一定和我说话……我咋混得这么没面子啊……他每天上线近二十个小时都在忙什么啊??……虽然还是经常上QE带我一会……虽然还是回答我的烂问题……虽然还是给我强装备……但是你忙什么啊??怎么说话都不理人呢。。@-@。。

第二天我上线发现好友里面竹刀和宝剑的名子全亮着,密竹刀,他正忙着。。叫我自已玩……密宝剑:“我们一起去打山贼吧?”

宝剑回:“我在打巨臂啊!”哦哦…………我可打不过那个东西啊!

又过了一会儿……宝剑又密我:“你在哪里?”

我没好气:“我站在门主后面发呆。。”

宝剑:“哦。。我带你打巨臂吧?我打你看,你站着分经验好了,好吗?”

哦哦……:)……:)……:)当然当然好啦……:)……不好才傻啦!

于是那两天宝剑带着我刷小山,刷巨臂。刷无天阁里那种怪(对不起啊,我至今不知道无天阁里那是什么怪,我不敢用鼠标点它,我怕一点它就冲上去来一枪……跑的慢了就挂了。我并不赞同蹭经验的人,可是我跟本就不敢惹他打的那些东西啊)所以我天天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宝剑的后面去看他打怪,他还带我去看蛇那些高级的怪,并不是去刷怪,只是为了我的好奇带我去看蛇,我觉得他好历害啊,好像什么地方都知道似的。。而且所有的物价他也清楚。。他那件白袍子是那样的英姿潇洒。。还有他的发型。。武器。。跑起来的样子都是那样的帅气。。。哦哦又跑题了,……:)……

我知道宝剑也只不过刚刚三十六级,但他却一直越级打很高级的怪,而我只能天天站在旁边看着……5555555。……枪女太垃圾了……太大白菜了……为什么当初不选个女护士……也好加血啊。也比站在这里发呆蹭经验好啊……人家其实不是个愿意吃白饭的人啦……

他上线的时候就带着我到处跑着打怪,一边打一边聊天,回答我烂得不能再烂的问题,我开始学着做生意了,倒卖强化(其实我也就认得强化)10W一块收进来,晚上挂机开店12。8W卖出去,每天都能卖一大包,每天都有二三十万的进帐,沾沾自喜啊,后来我才知道了为什么我的强化每次都能卖光?那是宝剑每天夜里挂机把商店开在我的旁边,而且把强化的价钱故意要得比我的贵一两万……55555。……@-@……我还一直在窃喜我是生意天才哪……

我就要快三十五了。。这其间因为买卖东西各种原因,认识了好几个70来级的邪派人物,他们都关心的问我要入什么派?我知道竹刀是正派,所以在我二十三级的时候就决定入正派了,至于宝剑是什么派?我没有问过他……也不敢问他……我怕他入的是邪派……而我又不能入邪派……我几乎开始肯定宝剑是邪派了,因为他带我去的几乎都是三邪关,而竹刀经常带我去的却是柳正关……

三十五将要转职的那天我没有敢跟宝剑多说一句话,而且看见他在线马上下线了两个钟头。。(……究竟怎么了?不就是不和他入一个派么?好像怕他似的,就是让他知道,想必他也未必会拦着不让我入正派吧?)

几个七十多级邪派的认识的人都强烈要我入邪派,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来邪,来邪吧,我们一起升级一起玩,大家都会对你很好的!”

我说:“不,我要入正派。”

“正派有什么好?人也少,你去十线看看,全是邪的杀正的,邪派的势力大,几乎所以四转的都是邪的。”

我坚持:“我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去当坏的?我不入邪派!”

那人失笑了:“我晕,邪的就是坏的啊?谁教你的?主要是邪派的发型和武器衣服都比正派的漂亮……”

我固执得越发像个驴子:“那又怎样,我偏要入正的,衣服发型丑怕什么?你等我在十线PK你啊!”

全部人仰马翻@@¥%……%%@¥%……#

于是我偷偷的一个人跑到柳正关做转职任务……唉……有个人带带就好了……竹刀的群医号虽然在线……但今天一天我也没理他……我决定忍着不先出声……看谁能耗得过谁啊?……不就是不爱和我说话么……难道我是稀罕巴结你说话的人么??……

我到了柳正关的药店,却惊然的发现竹刀的群医号挂在冷清得几乎没个人影的柳正关药店前开商店……“你怎么在这里开商店啊?真真真是个天才啊!”

他却马上像是睡醒了一样关了店:“哦你刚才怎么下线了几小时啊,我正要上这个号带你去做三十五的任务,你却下线了……我想你一定会来柳正关的……所以在这里开店等你啊。”

哦哦……@#¥%#@%%#@……竹刀……我唉……眼泪哗哗的啊……

还是你最好了……最好了……我就知道你最好最好啦……

“狗样……”他骂我……@-@……哦哦人家不是属狗的啦……真计厌啦……叫人家这么感动……而且你只是带到三十二就让人家自生自灭了。。是宝剑带我升到三十五的啦……又不是你……你怎么知道我三十五……而且今天要来转职入正啊……@-@……

因为有竹刀带我,很快就做完了任务转了职,他便下线了。。

刚刚转完就看见宝剑密我:“你在哪里啊?”

我做贼似的:“我在柳正关啊!”

宝剑:“你跑到哪儿去做什么啊?”

我底气不足,但还是心存侥幸盼望我猜错了,他入的是正派就好了。

我说:“我刚刚在柳正关转了职啊。。昨天我三十五了,你忘了么?”

宝剑:“你入的是正派啊?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做完的任务啊。。怎么跑去入了正派呢??”

我开始装迷糊了:“怎么??你不是正派的么??”

宝剑:“我是邪派的啊!我以为你是知道的哪!”

我做悔恨状:“我一直以为你这样的好人一定入的是正派的啦……55555。……又不早说……我现在已经入了……还以为从此和你一个派了哪?就是想和你一派才特地入正派的啊,”…………@#¥%……%¥@%……&×&×……(我发现自已太太太有演戏的天份了,说瞎话眼都不眨一下,再恶心再虚伪再装蒜的话我也说得像唱歌一样好听……对不起啊宝剑……我可不想当坏的……这几天差点就动摇了要入邪派了……可是还是和你对立了。。)

宝剑:“唉,不要紧,最多以后咱们不去十线升级罢了,正邪无所谓啊。。我领情了,你快不要难过了”(。……@-@……人家不是难过啦……是内疚得不好意思啦……请你别这么好的对我吧?我都和你对立起来了……)


维护了两天,我受尽了煎熬,所以把觉补得足足的,就等一开服务器马上冲进来争分夺秒的抢那1。5倍经验。

我上线之后先打开了交友系统看,只有竹刀的名子亮着,我密他,他过来笑话我:都二转的人了,还不会强化东西,还拿着白天琊,让人笑话。好歹也强化一下啊!

我不服气:“我马上就强给你看,谁说我不会强?我们一起去刀剑笑哪我强一个给你看看啊!”

竹刀阻止我:“别在刀剑笑那个死胖子那里强东西,他是个大骗子,技术太烂,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强,把武器给我吧!”(嘿嘿我就知道,说是说,这武器他还是要帮我强的啊……)

他带我去了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银币广场),于是他便站在哪里强武器,我就乱跑着逛,太空旷了,也没什么好逛的?

但是我却发现我的发言栏里有一个人不停的在喊话:“大哥大姐谁能告诉我怎么从这里出去啊!!!!!!”

我一阵高兴:啊哈哈,终于遇到比我还要大白菜的人啦!

于是我密他:“你刚才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好了!还点那个人就行了。”

那个人跑到我面前,我一看,是一个穿布衣拿菜刀的小白菜。一阵大乐:)。。。:)

小白菜无奈的说:“我点了他N次了,但总是说无法移动啊?”

我也拿不准(其实人家也是第一次来的啦,在这里滥充老师罢了!):

“那怎么办哪?要不我给你一个回城卷飞吧?”

小白菜说:“我不知道,我在这里都不停的叫了一个钟头了也没有一个人理我,姐姐快帮帮我回去!”

我有些惊,怕万一我也回不去了怎么办?就试试点了移动,谁知道一下子就飞到韦大宝身边了,我手忙脚乱的又飞回去,小白菜却不在那里了,又跑到别的地方狂喊去了…………晕死啦……害得我白白的飞来飞去!

我便密他:“你不要着急,我刚才就飞回去了,我帮你问问别人是怎么回事?你等一下……”

小白菜就不停的一个劲儿的密我,站在我面前缠着不停的问,唉,我只好跑到竹刀面前问他怎么才能回去?

竹刀一个劲儿的发呆并不理我,在我问了N次之后才沮丧的说:“你为什么运气那么好?每次给你强什么都是一下子就强到三,我自已的才刚刚开始强……我一千五百多万的武器又爆了……”。

我不敢说话,但小白菜还是在我面前问个不停,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密竹刀说:“你是最好人啦,你就告诉他怎么回去吧?”

竹刀便把小白菜领到那个胖子面前,和我教的一模一样……

小白菜还是无奈的说:“我这里显示的是移动失败啊,我都试了N次了,连用回城卷都飞不回去……555555。……我是要困死在这个广场了吗?”

极度沮丧的竹刀有点不耐烦了:“你不会小退一下啊,退出去再进来就行了!”说完就飞了……

我无限同情的对小白菜说:“我也真真真没办法了……要不你就小退一下吧,对不起,真帮不上忙了……”

小白菜发呆:“哦。”

于是我飞回去就跟竹刀说我要抢经验去了……刚跑出仓库……那棵小白菜就密我:“姐姐我回来了,你在哪,带我去玩吧?”

我翻白眼:谁有精神带你到处瞎逛哪?人家还要抢那1。5倍的经验哪。不过没说出来。因为小白菜已经站在我面前了:“姐姐带我升一会级吧?我真不知道去哪儿玩?”

我吓他:“我能去的地方你未必能去啊,那里都是高级的怪,,一下子你就挂了……”

小白菜坚持:“我不怕,姐姐去哪我就去哪?我要跟着你!”

我晕……惹上一个棉花橡皮讨债鬼……我想我一定是让他姐姐长姐姐短的给叫昏了头了……竟然答应带他去升级……可是怎么组也组不上啊??……你多少级啊?组不上你啊?……小白菜却反问我:你多少级啊…………我挺了挺胸:我三十五啦!……哦我十四级哪……@%¥#¥!%¥%&……怪不得组不上哪……晕死啦……

小白菜缠着我:组不上也不怕啦,你带我到处看看就行了,我只是想到处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子想到了竹刀和宝剑:当初我也不是这样子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好奇满世界的乱跑么?这不就是当年的我么?

于是我说:“你才十四级,那你一定没有见过山贼了,我带你去打山贼吧?

小白菜表示出了欢天喜地……唉……可是他跑得特别慢……我跑一会儿就要停下等他一阵子……不过就算这样跑跑停停也总算到了,我交代他站在一边不要动……看我打好啦。

我有心在小白菜面前露一手……不由分说冲进去就打了起来……555555。……我打的那个是红的,可是还有四个主动的看到了我……身上红光乍现……红光又闪……太太没面子啦……血掉得哗哗的……5555。……小命要紧……还是跑吧……要是现在还在山贼这里倒下……那那就太那个了……

我好不容易甩掉那几个山贼跑到小白菜身边,那棵可恶的小白菜很不解的问我:”怎么了姐姐??怎么不打了?你打我看啊!”

……55555。……硬着头皮上吧……总不能让一个十四级的小菜看扁了吧……但我只搞定了一个又围上来了三个……唉……人家是漂亮了一点,但是你们这群山贼也不要一窝蜂的全跑上来追求啊……身上红光又闪……我那个恨啊,谁设计的让枪女的防这么低啊……我@#¥……%%#¥@……太倒霉了……唉还是跑吧……

我跑到小白菜身边,真是又羞又愧……但是后面那三个并不放过我……又追上来了……我只好一边跑一边交代小白菜快跑……真真他妈妈的……他奶奶的……还有他姥姥的……我在心里乱骂……@#%……%@……%丢死人啦……

各位大虾:如果俺的恶梦到此为止也就罢了,更堵心的事却发生在后来……

山贼成圈的追着俺跑……越引越多……55555。……那棵小白菜实在看得不耐烦了,说:“唉看我的吧?”…………说完就冲上去拿着菜刀砍起来……哦哦小心啊……别上啊……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菜……别上去啊,我都要跑啦……咦咦不对啊……怎么一刀一个啊?……@-@……倒下的全是山贼?……我眼花了。。@#¥%¥。。

@-@弄了这半天……他穿上衣服拿上了武器……这哪里是十四级的模样嘛……最少也七十级了吧?……555555。……哭死啦……我要疯掉了……我真想杀人了……我被人当成白痴玩了……人家带菜鸟,我也带菜鸟……谁知道我带的是个死老鹰!

我恼羞成怒……慌不择路的就往城里跑……55555。……那个小白菜……不是啦……那个死老鹰一下子从我头顶飞过去挡在我面前一个劲儿的道歉……还说看得出我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我呸……呸呸呸……不稀罕……

我攒了一肚子的气拼命的一声不出地用了回城飞了回来……我永远永远不要再理那只死老鹰了……满屏都是他发过来的信息……干脆关了……

堵死了……可是恶梦并没有结束……


终于过了一个小时我有些气顺了,就跑到刀剑笑面前喊话卖我淘汰下来的天焰枪……喊了一会儿,有一个人忽然跑到我面前和我点了交易,我赶忙放上了我的天焰枪,可是他又取消了……不要枪么?……但马上又点了交易……我有些眼花……这次他放上了一亿钱点了交易……@¥%&……@#……&&#我的脑子有些不够使了……这是做什么啊??

忽然的脑袋里灵光一闪:不好,遇上骗子了!!!

(我知道游戏里经常有骗子骗装备和钱,什么强行交易什么什么的……最可恶的还偷走人家的帐号……那也是因为本人有贪心……如果你根本就不想占他的便宜……他有通天的本事也未必能骗得了你……)

我想通了之后马上关了交易跑掉了,站得离他远远的,死骗子……看我像菜鸟就想来骗我么?……我呸……门儿都没有……瞎了你的狗眼……我恨恨的在心里骂着。

那个叫魔神(前面中间有三个符号,可是我不会打那些符号)的就密我:“我给你一亿钱,你为什么不要?”

“哼,我自已有钱……凭什么就得要你的钱?”

魔神:“没什么,我只是想把钱给你,是真的诚心诚意想给你啊!”

“我不要,我还有几十万,用不着你给我钱!”

魔神:“你那点小钱好干什么啊?我是八十四级四转邪剑,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想给你啊,给你钱你都不要啊?”

“我是三十五级二转正枪女,我有钱用,你有钱是你的事。那关我什么事?你不要再烦我……”

那个叫魔神的挂不住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给你钱你都不要……你再不要我恼了啊!”

“你死了那条心吧,无论你说什么?我也不要……你给我死远一点!”我开始骂人了……死骗子……呸……

魔神:“你……老子就没见过你这样的……5555给钱都不要……啦……别叫老子在十线碰见你……见你一次杀一次……你这个超级……55555。……老子在网吧里跟人打赌……说随便找一个人给她一亿肯定能送出去……人家赌我肯定送不出去……算老子倒霉……碰上你……害老子输了那么贵的东西……55555。……”

@#%&……¥#@%¥&××(&#%&×)——忽然我觉得嗓子里有些发甜……真要从此吐血而亡了……我……我今天是怎么了……欺骗愚弄辱骂……还选上我来打赌……我招谁惹谁啦……人家今天上线也只是想好好的升会级嘛……5555。……我觉得我脆弱的心灵马上就要崩溃了——还有那个人乱七八糟发过的来脏话……55555。……我要下线啦……我要哭了……要疯了……要咬人啦……

写在这里,我的心口还窝囊得想哭……5555。……骗我的那个死老鹰是邪派的叫《那是一个人》……给钱又骂人的那个叫魔神(不过前后中间有三个符号)。我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大虾们看见帮我PK他们啊……

……55555555。……堵死啦……不写了……我肯定撞鬼了……5555。……

自从我转了之后,和宝剑练级再也没有去过九线和十线了,大多数时候都是我自已顶着血、抗着怪单独练级,刚刚转了没一天,在一个叫盟主的朋友介绍下入了他的会,除了偶尔和他一起升级做任务之外,所有的时间我就像一个孤魂野鬼一样漂荡在荒郊野外打那些比我级别低很多的怪,我并不是一个外内主动能交到朋友的人,没有人愿意组我,来来去去也就认识那么几个人。

竹刀老是骂我懒:不好好升级,每次见我都是一副大白菜的样子……555555我哪里懒啊?我一天打十个小时的山贼啊,升得不快我有什么办法啊?竹刀非常不屑的啐我:“呸,去的地方都是垃圾地方。真服了,说出去听听,一个快四十级的枪天天去打山贼,能快得了么?”

……@-@……除了山贼——别的我能打过什么啊?


竹刀非常无奈的用医生号带我去塔刷,唉,那可真是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啊。他用医号挂机,人便跑得没影没踪了,55555555555这里的怪个个凶神恶煞的……一拳过来我就少了大半的血……我不玩了……在山贼那里是我欺负它们,来这里是它们欺负我……55555555我觉得我最大的绝招就是一边狂按加血快捷键一边抱头鼠窜还一边狂打9999999。……大约是给我气的,组里的人开始不稳定了,走了一个……又走了一个……有一个人说我:喂。那个不停的到处乱窜的人,快喊人来。

……是说我的么?……那简直是一定的……

(以前过日子,不舍得用蓝,都是打白字的)可是人家都嫌弃我了。

于是我决定破费一次打绿字呐喊:快来人啊~~~~~~~~~~~~

全组口吐白沫~~~

大概是给我一枪才扫七八十滴血气的,不停的组还是不停的走,最后竹刀终于有空来看我的时候,队里只有五个人了,我马上叫队长来快组上他。可是叫了几遍都没人出声。于是我生气的叫道:“队长,组人啦,你睡了么?快组上这个人……在哪儿偷懒啦,快来组人啦!”

终于我可爱的队友忍不住了:不要叫了,你就是队长!

哦……我是队长!……@-@……我当队长了么?……哈哈哈可不是么……一个一个都走得竟轮到我当队长了……慌忙把竹刀组上……忍不住对天狂笑:“啊哈哈哈,我当官啦!”

扑通~~~直接笑挂了两个……其中包括得意忘形埋头打字的我……

大虾们不要笑啦,人家很少组队,这还是第一次当队长哪。给俺臭美一下吧。别拿队长不当干部,好歹他也是个官啊!

我免费回城之后正准备再往回跑,忽然就看到GF和我一起笑挂的那个人退组了。于是竹刀便叫我:“当官的,正好在城里组两个人来,少一个医生。”

哦哦……组人是吧?……这个我会……于是我看到喊求组的便组上了一个对他说:“你先去吧,在塔1门口那个厅。我再组一个人就去。”那人倒也听话,一下子就跑得没影了。

我续继等……又有一个英文字母的女医求组……把她组上……于是我们一起往塔里跑……哦哦终于见到队友啦……大家辛苦啦,人齐了,好好干活吧……

“靠。怎么回事?”有人骂了……

“怎么又来了一个?”有人奇怪了……

……不是你们少人了叫我组的么?……我一头雾水……

“可是怎么又来一个医生哪?”有人质问了……

……@-@……你们说少GF叫我组的啊……

“……可是你组那么多医生干什么?”有人头大了……

哦哦……@-@……多了?不会吧?……我一边打量一边寻思。忽然看到最先跑来的那个人竟会加血……我惊呼:“啊……你会加血……原来小豆豆你是医生啊……??”

“昏了。队长,你不是连医生都不认识吧?”有人开始吐血了……

“5555555。……我哪知道啊……医生不是头上顶个手帕的么?……谁知道带帽子的也是医生啊……”无限委屈……只见过二转医生……谁知道三转的医生是这种样子的啊……5555555这事能怪我么?……55555

“哈哈……”竹刀终于忍不出狂笑,队友皆晕,不省人事……

我觉得我越来越依赖竹刀了,上线之后十分钟就打开一次好友系统,只为了看看他的名子是灰着还是亮着,他还是那么忙,每次我要他带我去玩,他就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你去不了,模样太菜了。”

于是为了能和他去一样的地方升级和玩,我便更加拼命的升级。因为和宝剑级别差不多。总是叫了他来一起组队升级……便和宝剑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和竹刀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那天没有组上队,宝剑也下线了,我于是站在泫渤城盯着门主发呆……无聊的看了她半天……唉说实话……门主都那么……确实没什么好看的……打开好友竹刀还在……于是我百般无聊的一遍又一遍的传书给他: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找你玩去吧?

“我在南明湖,你来不了。”他回答我……

哼,为什么我去不了?我偏要去,反正无聊。也好去看看那里的怪长得是什么样子的……我一路狂奔进了南明湖……一片茫茫啊……长长无尽头的走廊……55555555555。……竹刀……你在哪里啊……

“快回去,马上回去。”他命令我。

偏不嘛,这么远都跑来了,你要我回我就回,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忽然一个叫樱花的漂亮女人跑过来:“组。。”

“……@-@……打不过它。”我直眼……老老实实的说。

沉默……我看着茫茫的水无尽的走廊真的开始有些泄气了……于是决定软语相求:“姐……你知道这里打怪一般都是在哪里么?”

“知道。”

“好姐姐,带我去看看怪吧?我想看看这里的人都是怎么打怪的?姐好么?”一定是我今天吃了那么多糖的原故。嘴巴甜得都发麻~~~~

我想她一定是被我姐长姐短的叫晕了。于是答应我:“好吧,今天我带妹妹去见识见识大场面,走,跟上啊。”

乐晕了,赶快跟上……55555555。……我一边狂奔一边狂叫:“姐,你慢点飞。等等我……等等我啊……”

樱花姐姐真是好人啊。领着我七拐八弯的乱跑……常常把我飞丢了……再回头找到我拖着我再跑……终于跑到了一个大棚子里面……可是只见到一些背上背了半个破船的怪(为什么背半个破船?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人连鬼影也没有一个……5555555竹刀,你不是在这里么?……

我赶忙又巴结她:“姐,这些怪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打死啊?带我去有人打怪的地方看看吧。只看怪也没有什么意思,是吧?”

樱花姐组说:“刚才还有人在刷哪,再去下一个看看吧”

终于又跟着她跑到了另一个大棚子。果然有人刷怪。我便跑上去一个人一个人的打量,希望能把竹刀揪出来。

樱花姐姐连忙说:“你可不要乱跑哦,哈哈是大场面吧?你要小心,我打个怪给你看看啊!”说完就去打她身边的那只大个子怪……小心……姐……后面又有一只啊……晚了……完了……她已经光荣了……不是不难过的……只是为了我要看大场面……竟把她看挂了……555555

我把所有的人都打量遍了,都没有找到竹刀,不死心,于是顺着走廊往下跑……一个剑过来:“组……”

“哥,我组不了。我可打不过它们……你带我看看人都是怎么刷怪的好么?”我故伎重使……那位魔剑哥哥一下子晕了……义不容辞的带我跑到一个棚子里,他站在台阶上对我说:“你想看人打这样的怪么?看看有什么意思?我引一个怪来,帮你抗着它……你来打试试看有多少经验?”

“能打得过它么?”我心下忐忑……

“不要怕,我顶着,它来打我,你打它。”他就差点拍胸脯了。

那敢情好啊。他下去引怪,我不由分说抡枪就上去捅一枪……2滴血……1滴血……4滴血……累死我啦……唉……咦……哥你咋不动了?……卡住了么?……哥……扑通……他倒下了……555555555555大事不好了……555555555什么哥啊?这样暗算我……我狂按加药……抱头鼠窜……幸亏逃命功夫是一流的……汗!!!!!……吓死我啦……

我站在台阶上傻眼了:竹刀,你在哪里?555555

一个穿关羽袍子的人走了过来……站在台阶上不说话对着我看……

……你快走吧!……我不想害人了……别看我了……快走吧……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我终于忍不住:“你不要看我!”

“…………”

“你看我也没用!”

“…………”

“我不是来打怪的,我是来看怪的。”

“…………”

“55555555555555我才42级,打不过它”我无限自怜……

“晕……”他终于不打标点了,蹦出了一个字。

忍不住了:“哥。你带我去看看这些人是怎么刷怪的好么?”我可怜巴巴的求他。

那哥哥马上来劲了,拍胸脯说(拍没拍我也不知道,不过估计是一定拍了):“好妹子啊,有事你说话,以后你就是我游龙狂少的妹子了,走,哥带你去玩……”

哼哼竹刀,你给我等着,我非要找到你害死你为止……同志们的血不是白流的……游龙哥哥非带我把你揪出来不可……

………………………………

过程我也不想说了,在我又一次把我的好哥哥免费送回城之后,竹刀终于受不了我到处害人了,跑过来找我……5555555555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为了找你……那么多可爱无辜的人一批一批的倒下……都是你害的……

“好好是我是我……谁叫你来的……还跑到这里来了……快走。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他咋唬我……

“我能跑到这里来,那是我的本事……那姐姐和两个哥哥还没跑到这里哪……”我不服气的顶嘴……

“……@-@……”

“干什么?快带我打怪?我要打怪……”我吵吵……

“你回城去……飞回去,别耽误我。”他说。

“5555555没有回城……省钱过日子啊……你没看到我从来都没有买过回城么……从来想回城的时候都是让怪挂了……死回去的……我就是有也不用……不陪我玩休想脱身……”我一副无赖相全出来了……

“…………”

“我要打怪,快。”我催他。

“好吧好吧。我引上来一个,你来打。”嘿嘿他终于没撤了吧……我就不信……

他下去引怪,我从包里拿出我的大斧子……受不了七星枪这丑……破斧头把我的淑女形像全破坏了……迟早有一天要扔了这把破斧子……我在自怜自卑中被竹刀这个阴险的家伙成功地把我免费送回了城…………


因为懵懂所以快乐。我的枪女在江湖中惭惭长大,也惭惭地有了心事,因为级别的相差和竹刀聚少离多,即便是在一起,他也总是板着个臭脸对我故作深沉、假扮冷酷……如果说我是在他的照顾下长大的话,那我和宝剑就算是青梅竹马……毕竟大多时间都是和他一起升级一起挂店卖东西走过来的。

有时候我分不清自已到底喜欢谁多一点。只要看到好友里他们的名子亮着,即便是不说话,也觉得心里有了底……有了勇气……

我一直认为我对他们俩个都是一样的……有一次我开白银盒子走了狗屎运,开出了一只白金戒指。我想等到我六十级的那天,我就把这个戒指送给他们其中一个。宝剑是最帅的男邪剑,发色造形还有发光的武器和白袍子(后来我知道那叫九天惟尊袍)……确实像个白马王子……竹刀级别较高,形像却不佳。样子太傻(不信你们看看三转正男刀那头冠发形。)装备又像只大猴子……不过我穿宝贝装,他要和我穿一样的圣诞情侣装的时候,我会觉得我和竹刀才是天生的一对……真晕,我花心死了……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件事,我也许会一直为难下去。就算到了六十级,也未必知道我的内心到底喜欢谁多一点?那件事情让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我的真正内心世界。

只要宝剑在线,我们便天天组队出去升级说笑,通常都是他换线来找我一起再去,那天竹刀有空,上了医号带我去刷塔。我马上密宝剑叫他换线过来一起升……其实竹刀只是用他的医号挂机带着,人并不在,宝剑换线过来组上。这样也好有个说话的人啊!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忽然有一条信息:神医从队伍中得到青魄剑。

“天哪,真晕……”有人惊呼……

“没想到正T1也爆顶武啊!”队里有些炸锅……

“青魄剑是什么东西?很值钱么?”我看着大家的反应问。

宝剑却发愣:“天啊,没看清楚就捡起来了。早知道就退组捡了,玩游戏到现在也就打出这个像样的东西,却让分给群了。”

“青魄剑是什么?多少钱?”我追着问沮丧的他。

“二转正顶剑,1700W左右吧,真没那个命啊。”他无奈的说。

没由来的一阵高兴,各们大虾们,我觉得我是个极度没良心的人,宝剑打出来的东西却分到了竹刀的包里。虽然有一丝遗憾,但我一点也没有分担他的沮丧,反而高兴得傻笑。如果是竹刀打出来的好东西分给了宝剑,我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高兴?

原来我的心一直是向着竹刀的,只是我自已并不知道罢了,我知道他在玩大号,医号只是挂着,于是急忙密他大号:“天,快看看包,剑。”兴奋得话都不会说了,晕死啦,好像分在我包里似的……

从那件事之后,我便有意不再和宝剑走得那样近了,只怕他会误会,却原来我的心里,一直只有竹刀一个人的存在。

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在柳正关城外东南方向有一座长扁形的山,那座山是可以上去的,在山顶上整个柳正城和所有的美景都可以尽收眼底,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日出日落和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我和几个人都去过,竹刀说是美景无限,宝剑说是同看日出,盟主却说是指点江山……如此看来,盟主才是格局最大气的人。

我和竹刀站在山顶说话。我质问他为什么有时候几天都不理我一句?

竹刀解释:“其实每次上线我都会先看看好友系统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知道你在就行了。”

……竹刀……原来你和我是一样的……原来在你心里也是惦记着我的啊……要不……你娶了我吧?

一时忘形,竟把这句话冲口而出,说完之后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5555555555死竹刀……摆个傻样……猴子似的……老是故作深沉假装冷酷……还要我开口求婚……

“可是我只能做你哥哥了……”他说……他他……他……他竟然摆起架子来了……早知道不开口了……一开口就掉价……5555555。……一副猴子相……谁稀罕啦……竟然不要我……5555555555连这种长得跟个破傻猴子似的人都不要我……为什么啊?……我有这么失败么?……5555555不要我……555555。……

“哈哈……养不起你啊!”他竟然跟我打哈哈~~~~~~

……55555555555。……又不要你怎么养?……人家是很好养的啊……我又不大吃大喝攒私房钱……又不养小白脸……组队升级有群医,连红也省了……平时只是偶尔花钱买几个大罗卜(蓝)吃……也吃得不多……为了省钱大多数都是平砍的……回城全是让怪打死回去的。回城卷也省啦……衣服十年(级)才换一次……装备和武器也凑和啊……我这么过日子的一把好手还说不好养……555555555。……你杀了我吧!

他越发冷酷得像块可恶的冻肉:“当妹妹多好……以后你就知道当妹妹的好处了。”

……@-@……为什么哪?这是为什么哪?别人连人妖都他妈妈的都遇到一个白马王子,我一个货真价实的MM……连个猴子似的破人都不要我……总的来说我也遇到了一个骑白马的……却是他妈妈的一个破唐僧……你一个破和尚骑什么白马啊……让我眼花了误会啊……我又没有修炼千年的高深道行……我又不是幻化成人形的妖女……我才不稀罕唐僧肉……呸……55555555555555丢死人啦……

在竹刀面前,我是一个毫无自尊的家伙。别人惹了我,我可以拂袖而去永远不再多说一句话,但是竹刀不耐烦我,我却跟在他后面屁颠屁颠地用疾风术追着用纵云梯的他到处跑……

也许……他只是想让我明白吧,有天下午……我正在无聊的摆店……盼望进来的人帮衬帮衬我的生意……竹刀密我:叫我去柳正等他。

过了一会儿,他来接我,带我跑到一个叫虎口的地方。忽然他蹦出一句话:“我老婆在那里。”

“什么老婆?什么哪里?……”脑筋一下子不够使了……

“在队里。一起组队升级……她玩这个游戏的。”他说

…………………………

足足五分钟,连我的12345都没有了,我才反应过来:“哦,哪个是你老婆啊?”

…………

“说啊!哪一个是啊?我看看她啊?”我追问。心向下一直沉下去,一直沉下去…………

…………………………

“我最后问一次,如果你还不说,我就死给你看……马上退组……让老虎都来咬我……”真他妈妈的不争气……什么乱七八糟的……竟然连死的心都有了……啊呸……疯了

“晕……那个GF……叫花草之声的。”他被我逼不过了。

我扔下那只被我打得半死不活的老虎,跑到GF面前,哦哦……那是一个那么斯文美丽的女医生啊……长今裙和高贵的帽子……披肩飘飘的长发……那样的高贵大方……连名子也起得好,花草之声……(谁听过?……我这种俗人可没听过花草会叫唤的)……和竹刀的名子是暗合的啊!……文雅秀气,无与伦比……

而我哪……无由来自卑起来。梳着小辫子(一定是打架的时候让人抓着方便的。要不然我想不出来这么丑的辫子有什么用?)……辫子难看倒也罢了……还带个铜发夹……穿一件用鼠标拉近看还露着桃红色内裤的圣诞宝贝装……俗气……更要命的是手里抡着一把比我人还要大的七星大斧头……野蛮到头了……跑到这里也砍砍杀杀的当打手……杀老虎的时候整个一女武松……5555555。……连起个破名也没法和人家比……听听……长安娇娇……呸——俗……媚……一副讨好相……

生平第一次,我很不礼貌地一声不出退了组……不辞而别……因为我想不出我还留在这里升级升个什么意思……斯文美丽无与伦比的女医花草之声才是和竹刀最合适的人……俗气野蛮任性小气的女打手长安娇娇根本和人家不是一个档次的……终于明白了……谢谢你竹刀……谢谢你……真的……从心底谢谢你……


我跑到新手城门主身边发呆,终于也受不了自已这样的丑……收起了我那把大斧子(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有了一个习惯:只要不打怪,我从来不在城里拿着武器。)

他发过来的什么传书,我没有看也不想看,太无聊了。于是我就把动作表情都拖下来放在快捷键上,对着门主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玩表情……

终于我身边的店一个一个的关门收档了。剩下的廖廖无几的几个人。

有一个人关心的问我:“阿姨,你到底受到了什么刺激?在这里哭哭笑笑两个钟头了啊?”

另一个人更狠:“大妈,请问你怎么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啊,大家都让你又笑又哭得受不上关门了。”

……@-@……5555555555……关你们屁事啊……哭笑玩一下表情也不行么?……5555我高兴……5555。……我高兴干啥就干啥……5555555555。。。


再见到竹刀的时候,心中已不再是那种神仙眷侣、傲游江湖的感觉了,终于也明白了他若即若离、忽冷忽热的背后的原故,于是从那天起,我在他面前收起了我所有的任性和依赖,心中除了心酸,便是无奈和失落……

那天去虎口溜搭着找工作,就看到竹刀在用医生挂群,于是上去求组,队伍却满了,于是我便站在他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聊到得意之时,冷不防旁边刷出一只穿马甲的老虎来,一口便把我啃死了55555555。……亏我吃了百宝阁新出的好东西玄武符……才掉了几万的经验……说起这玄武符啊,真是个好东西,吃了玄武符之后,腰不疼了,腿不酸了,一口气挂五次我气都不喘,而且一个符当五个符用……买东西,最重要的是实惠……晕,跑题了。

我赖在地上不起来,反正还没有队,干脆睡在地上说话还安全些,只是他们队里的打手们却一个一个上来参观我的死相……说我死得很难看……神经啊,难道你死的时候美得像一朵花啊?……更有可恶的还上来在我身上踩来踩去……仔细一看还睁着眼睛……什么叫死不瞑目……大约便是如此了。


后来终于有了位子,我才起来组上当女武松,队里有一个头发像刺猬似的小邪破枪,老是上来跟我抢着我打一个怪,弄得我真是不好意思哟,他还传音M我:“娇娇,你好好可爱哟,我好好喜欢你啊。”

…………这拍马屁的功夫也太低劣了吧,大哥,拜托给点专业性好不好?

小邪破枪继续说:“娇娇,你是真的女人吗?”

……我心里翻他老大一个白眼,妈妈的,不会问别问,什么烂问题?

小破枪继续自说自话:“我还没有老婆啊,你当我老婆吧?”

-_-!汗死……江湖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可是他依然没完没了:“你一直不出声,我当你默认了啊。”

55555555。……这位大哥,你饶了我吧。你告诉我你喜欢我什么?你喜欢我什么我改了还不成么?

他继续恶心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想要什么我买给啊……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啊,我叫老婆了啊”

“别……我有老公了,群就是我老公,你不要乱叫。”我生编乱造。

“不可能吧,群都没怎么和你说话啊?”这个人竟然还奇怪的反问我。

“真的,他真是我老公。”我跑到大石头后面找竹刀,竹刀却不见了,我只好问正在群的GF:“GF哥哥,我老公去哪儿了?”

GF也奇怪了:“谁是你老公啊?”

小破邪枪凑上来,我只好再问:“刚才在这里那个群啊,他去哪了啊?”

突然一回头,竹刀竟然在我身后:“谁?你说谁是你老公啊?”

我有些发急,恨不得使个眼色给他:“老公,你刚才去哪里了?”

小破枪终于老老实实的不再和我打一个老虎了,身旁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多了一个穿黑风迷雾山贼袍分不清男女的家伙,那家伙无端端的吆喝:“喂,那个穿红衣服的垃圾,不要捣乱!”

……@-@……是说我么?我环顾四周,只有我穿(宝贝装)红衣服啊……555555555。……你这个男女不分的死山贼……竟然无端端的说我是垃圾,我是垃圾么??

他说:“算你有点自知之明。”那个无端骂人的家伙还做出一副拉屎的样子,蹲在群旁不动了。我有点想要发作……想想竹刀在,不能没了淑女形像,忍下一口恶气,懒得再理他。

过了一会儿。竹刀M我:“你害我??”

……什么?……

“娇娇,你竟然害我?”

什么跟什么啊?

“这个你没见过的小号,是我老婆……你害死我了!”

……是么?……终于反应过来,除了一个劲儿的道谦,我什么也不会了……对不起,对不起竹刀,真的对不起……

我和竹刀,是那种跟本无缘的人相遇,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那是一种的幸福,是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只能是一声叹息,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怎么做才是对的?……

记得那天在城里,看到有人用吼吼道:“D2少一打手,先到先组,别MM”等等的话。我便问竹刀D在哪里?老是听人说D来D去的,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于是竹刀便带着我去参观D,山重水远经历了很多凶险,近五十级的我终于第一次来到了D,乍一进D的时候。啊,流光四溢。隐蔽而又幽静,这里真是一个偷情的好地方……@-@……偷情……为什么我的脑海里会出现这样的词哪?

竹刀听说我老是骂他像个猴子,极度的不服气,拉着我去泫渤看大猿,要我比比到底他帅还是猿帅?……嗯嗯还是你帅,你比猿帅多啦……

这时有一个小女医走过来在我们身边好奇的打转……竹刀一下子没影了,我惊问他是不是属兔子的?怎么跑得那么快哪?

竹刀惊魂未定地说:“真晕死了,怎么和你在一起有种做贼的感觉哪?”

哈哈~`……何尝不是……你偷心,我偷人。说得难听现在就是在偷情……这原本就是在做贼啊……男刀女枪……天作之合……哦哦你男刀我女枪……他妈妈的……怎么听起来不顺耳啊?……男刀女枪……???……仿佛有个词叫(男盗女娼)吧?……呸呸呸,我去他妈的……脑筋转哪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_-!汗~~~

我一边对着屏幕不停的傻笑……那不争气的泪水却夺眶而出……


报应的日子惭惭临近,苍天终于开始清算我的罪行……

由于老大重建了一个分会,惭惭不再理会这个会了,会里的人也慢慢走了很多,每次上线就只有一两个人的名子亮着,倍觉可怜。

盟主便提议我们退出门派,另立山头,于是他自已建了一个会,光杆司令带着我这个唯一的光杆副司令,也敢理直气壮的走出去在江湖上大摇大摆称之为“第一会”。

如果说在江湖中我有最喜欢的地方,那便是柳正城外面的东南山上,我最讨厌的地方却是神武门的虎亭子。

那天我和竹刀,盟主,宝剑一起去亭子欺负老虎,他们在不停的说东说西,谈强化合成什么什么的……反正我也听不懂,可是我却觉得很高兴,升级是枯橾无味沉闷之极的,但若是和好朋友一起升级,那自然又是不同。

乐极生悲,忽然我掉线了,再手慌脚乱的上线的时候,亭子里就出现了蹲着运气的花草之声……不是害怕,却手足无措……

花草之声看到我便开始不停的刷屏:“以后离我老公远点。别跟没见过男人似的缠着他……”

……

……

……


盟主拖着个半死不活的老虎跑上来:“你说谁哪?她现在是我老婆,以后你不要再骚拢她了。”

花草之声道:“那拜托你管好你老婆,别像没见过男人似的缠着我老公。”

盟主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啊。有个破老公,就了不起得跟得了宝似的。”

世间最难为情的莫过于自已理亏,让人家抓住把柄,如若行为检点,光明磊落,谁敢动我一根毛发,我就跟她拼了~~

我无地自容的M着求盟主不要再说了,求求你,请别和她闹……

花草之声道:“你问问那个骚狐狸,她到底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

盟主一点也不理我的哀求破口大骂:“你个死大人妖,给我滚,以后再骚拢我老婆,对你不客气!”

花草之声也不示弱:“你妈要是人妖,老娘就是人妖。”

竹刀呆了一会儿,突然就消失了,信息提示他已经退出了游戏。

群停了,队散了,人都莫名其妙地围观着,现场一片混乱,我的脑子却一片空白……

……


伤心是什么?就是你难过,却没有了泪。

我呆呆的站在虎亭子直到深夜,那时间,竟然不知道能往哪里去?竹刀再上线的时候,就告诉我他要退出江湖……既是不能相濡以沫,所以只有相忘江湖。……

我的爱船在江湖的情海中载浮载沉,历风经浪之后,终于船破桅倒,一塌糊涂到万劫不复……

往事已碎,恩宠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