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十年热江,初心不忘--sinner佰晟

发布时间:2017-01-10

十一年,能发生太多太多事,也能让人遗忘太多太多的事,但总有一些尘封的记忆,埋在心底,只是暂时埋在那里,永不会磨灭。看似煽情的句子,表达不出我对江湖最纯真的情感。

2005年,上大一,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第一次进军区军训,第一次交女朋友,当然也是第一次玩网游,我接触到热血江湖,基本是和初恋刚开始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回忆起当初的点点滴滴,会突然一个人傻笑,也会笑着笑着鼻子就酸了。
在玩江湖之前,我基本没玩过游戏
,就连90年代风行的街机拳皇都没玩过,在高中我曾对人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去玩游戏,因为觉得没意思,对那些操作很烦躁,怎么都学不会。一进大学,整个人都松垮了,宿舍一哥们给我们介绍江湖,看着他玩了几分钟,我知道,要打自己脸了。我玩的第一个帐号是个女号,并不是想当人妖,只是觉得好看。从剑客到枪客,再到医生刀客,所有职业都玩了个遍,第一个学期玩得最久的是剑客,取名宇霁,一是刚过了17岁雨季生日不久,二是来源于云霄雨霁,彩澈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作为一个游戏小白,就这么入坑了。

同学当时玩的是剑客,有一把他的兄弟留下来的一把一转剑,他当时是30级,在刷山贼的阶段。同学跟我说,等我一转,这把剑就给我。我不知道什么是一转,后来被告知,升到10级,做一些任务就可以了。

于是乎屁颠屁颠的跑去升级,从猫到蛤蟆,再到狐狸,空血了就地打坐,根本没钱买药,偶尔得几个盒子都不知道开,连背包超重了都不懂什么意思,一直抱怨游戏出错,连地上的东西都捡不了。

磕磕碰碰,花了很长时间玩到10级,是的,很长时间,得有好几天。每天玩的时间不长,到了7级之后,每在网吧玩着升一级就撤……

当时也没觉得升级慢,游戏嘛,有的玩就行了,何必在意升得快与慢呢,反正我的目标是10级,用上同学给我的青峰剑。

同学没多久2转了,我也相继进入一转的阶段,也顺利接手了那把剑。这期间我慢慢学到了点东西,知道了红色的石头叫强化石,能卖10W一个,绿色的石头叫寒玉石F3就能卖20W,蓝色的叫金刚石G8以上就要留着不能丢商店,升级地是新手城西南坡坡上,刷野猪野牛。但是我也很纳闷,为什么别人10级可以一个技能打死一头牛,我却要三个技能。抱着敏而好学的精神请教了同学,在知道我已经13级的时候,才这么点攻击力,他也很纳闷。

我给你的武器呢?” 

装备不上啊!” 

怎么可能?

真的,不骗你!你告诉我右击就能装备上去,我点了鼠标好多次,就是装不上!

你转职了吗?

啊,什么转职?10级的任务吗?我好像做了一个!

…………

是的,我做的不是转职任务~~


不会转职的悲剧并没有在我这里终结,在后来寒假回家之后,我带着院里的一个老弟玩江湖,同样的,他到17级的时候还没装上青锋剑,也还是两个技能杀一头野牛。

在同学的带领下,我刷的怪升级到狼,熊,再经过几个通宵的三尾狐和伐木工,艰难地到了20级,期间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伐木工头头,好像是个15级内甲任务。在长时间不够钱买药的情况下,我了解到医生的重要性,这个游戏还是不能单打独斗。

之后的路程无非是刷怪地点的变迁,怪物也变成了血狼,黑熊,僵尸,蓝鬼,大猿,舞女,和尚,山贼。

大学的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终于30级了。

 

整个寒假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江湖,并带动院子里一帮子老弟,他们也相继入坑。

第二学期一开学,我迫不及待的买了台电脑,再也不用去网吧了。

从同学那里得知,30级装备很重要,要准备2转,而LZ3X的老虎和熊厉害得很,于是乎一有空就在泫勃城里逛下商店,准备买30级的护具(之前除了武器,全白装),终于被我逮到一个良心卖家,30级的护手防御力+6,才卖2OW,包括鞋子,衣服都是,当时我就笑抽了,这SB是输错数字了吧,一个F5都是80WF6160W20W只能买一个F3,赶紧买了!身上的积蓄一扫而光。之后在同学面前得瑟,哥们今天赚大发了,20W一件,买了好多个F6的东西!同学一看瞬间无语,我买的全部是人家拿的白装备直接强2!!!


06年三四月间吧,弓手职业一出,帅气的造型吸引住我,而我也因为这个职业真正踏上江湖之路,认识了我在江湖中最重要的一帮人。此时的我,用当时的心态来形容是,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江湖小生,不再是小白,偶尔也会很傻很天真。20级的时候跑去小山当兔子,在我看来,我是有相当资格当兔子的,有朋友的QE号,有PF(借的,装逼用),有发光武器,六合弓已经合四,强四,毒四,发白光。

队里的GF叫宝宝COCO(那个年代叫宝宝的并不是很流行),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这是个人妖吧,哪有妹子说话这么彪悍的,又没有女汉子一说当时。我嘴上也很皮,很贫,一来二去跟宝呆子聊得火热,兔子嘛,后面又认识了她当时的男朋友,我叫他大宝,这才知道,宝呆子真是个女的。

跟大宝聊的来是因为他也玩的弓,二转时他缺钱买武器,我把身上的钱几乎都给他(其实也不多,就几百万),也跟他讲明,我必须留点钱买药,不可能全给他。于是大宝和我成了江湖里最好的哥们。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没日没夜刷怪升级,聊天,从小山到火,再到白莲教主,塔,林子,大老虎,直至三转。。。


第一批玩弓手的都知道,弓手一出来是很被嫌弃的,没伤害,不能抗怪,再加上刀客出了群攻。

我和大宝升到3转并不容易,受尽了白眼。很多人放弃弓手,转而玩刀,电三影月,X派当中差不多就我和大宝俩弓手了。期间我也遇到了江湖的第一任老婆,冷月颓废yy,我叫她月月老婆。月月玩游戏的时间不多,等级也跟不上我们的节奏,但这一切真的无所谓,我们还能一起压马路,逛大山,打坐,欺负小怪……

暑假过后,影月的人越来越少,后来外挂也出来了,30块一个月,热血宝宝,能省很多事。我们都慢慢退出江湖,或者说换了区,再玩也大都用挂,基本无人再陪着聊天一整夜,随着在江湖的出出进进,无非是换了些场景、换了打怪的ID,外挂提供了很多便利,却杀死了我们几乎所有人的激情。

再往后就是私服,私服给我们以新鲜,却同样也给不了我们想要的……

 

曾经,一个人光打坐就能玩几个小时
曾经,两个人一起打坐,不断调整位置,就为了能亲个嘴
曾经,三个人打坐,为了练所谓的三花聚顶
曾经,一个门派的打坐聚一起开会
曾经,我们自主结婚,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人妖站中间
曾经,狮子吼是我们爱的宣言、霸气的象征
曾经,烟花绚烂,是我们的永恒
曾经,那天上的月亮,是为我们牵线的月老
曾经,那湍急河流上的小木桥,是我们的约会圣地
曾经,我们一不小心就会掉到桥底下

 

不知,小山门口是否还有QE嚷着要包蓝
不知,那的GF是否加上了大F
不知,兔子是否依旧源源不绝
不知,那会飞的人儿是否还会引不知,怪来害医生
……
不知,当年的兄弟姐妹是否还能记得我
不知,我们能否再相见于江湖
不知,我们再见于江湖时,会不会哭